您的位置:潇湘首页 > 都市 > 《路的尽头是城堡》 >

本书类别:都市作者:黑白树书名:路的尽头是城堡 更新时间:2017-08-13 18:49:00本章字数:3459

  宋阳墨正思索着糖的多少,方言就风风火火的从对面走过来了。看她的样子,不像是刚搞定一件事,反而是老虎屁股被摸了一把。对方显然还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咸猪手。

  方言刚走到宋阳墨面前,没说一句话,就先用手里的文件夹表达了溢满的愤怒。

  她抬手把文件夹往墙上一拍:“去你妈的容清俊!”

  无辜的走廊开关正中其害,用罢工表达自己的委屈。

  正在走廊上行走的人突然眼前一暗,把目光投向站在开关旁边的两个人。

  宋阳墨眼疾手快,连忙重新把灯打开,然后腆着笑脸说了句抱歉。

  她拉着即将控制不住情绪的方言进屋:“方姐,消消气,进来进来,我给你倒杯咖啡,啊不,给你倒水好了。”

  她怕自己谜一样的咖啡再给她火上浇油。

  “容清俊是谁?怎么招你了?”

  方言将半杯水一饮而尽,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,语速不减的说:“你知道容康么?”

  “我知道,容氏的总裁,我在项目报告里见过,凌川最近好像和他们有合作。”

  方言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老头,出车祸了。”

  “啊?”宋阳墨先是一脸惊讶,然后脱口而出道:“你撞的?”

  “放屁!我有本事撞他我还在这儿累死累活的!”

  “那他欠你工资?”

  “啧!”方言终于受不了她的满嘴跑火车,把被子砸放在她手里“哎宋阳墨,你能不能别张口闭口都是段子?”

  宋阳墨一脸委屈,她能说她这都是不假思索的反应么?段子手的修为遇见乔翎之后猛增猛涨。

  方言大大呼了一口气:“谁知道他是被谁撞得,撞了就撞了,还不交代好后事!”

  “死啦?!”

  方言又飘过来一个白眼,但宋阳墨发誓这真不是段子。

  “没死!但是容氏原本和凌川合作的项目是他本人负责的,现在两手一撒全交给他儿子了,也不看看他那儿子什么货色,还锻炼!锻炼再多家产也得败在他手上。”

  宋阳墨点了点头,这才反应过来整个事情,但她还是不理解方言何故气成这样。

  “交给他儿子就交给他儿子呗,咱们按正常程序走就行。况且容氏的项目经理好像没管太多。”

  “按程序走?说这个我都来气。也就是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会踏踏实实干事儿,几个亿的项目,还不够那败家子玩一场的。见过痴情的,没见过痴情的这么不要脸的!”

  痴情?宋阳墨迎头一击。

  “方姐?容清俊不会纠缠你吧?”

  果不其然,方言又赏她一记白眼。

  “不是我,是余主管。”

  “余杭郡?!”

  这简直比他纠缠方言还让宋阳墨感到意外。在她的印象里,余主管永远都像一尘不染的法杖。之所以这么觉得,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气势和威严,不怒自威,高傲冷清。但是后来宋阳墨才知道,余主管的男朋友是邓莱恩,财务部主管,美国归来的中美混血儿。两人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做互补的人适合一起变老,邓主管深的美国文化的感染,风趣幽默,诙谐浪荡。要不是他在做正事的时候难得一本正经一会儿,估计整个人都要用吊儿郎当来形容了吧。

  余主管被容清俊纠缠?宋阳墨脑子里竟然觉得这画面太美无法想象……

  她突然很想见识一下容清俊这个壮士!

  “容清俊接下项目的第二天就把我们公司之前的负责人全撤了,指名道姓让余主管负责。还扬言说什么这不是单纯商场上的事情!我呸!拉着那么多人陪他臭不要脸,他还真说的出口……他怎么……”

  “方姐,别激动别激动。”

  “他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从大学到现在死缠烂打。自己身边的女人换一个又一个,还死拽了人家不放。一句话说下来从头到尾都是刺儿,就嫌别人不知道他恶心!”

  方言自然是被刺儿扎了的软柿子。她在游澈身边呆了将近两年,出了名的安分守己,工作能力强。不说公司的大小人物都对她敬上三分,常常和外公司合作的时候人们也对她十分客气。偏偏这次遇见个狂妄自大的井底之蛙,从头到尾一副我是大爷的样子,甚至屡屡人身攻击。

  什么“我以为游总的小秘都是干别的事儿的,不过看方秘书的姿色,他还是个正人君子啊。”“方秘书,我懒的跟我不感兴趣的女人多谈,所以你还是转告余总管吧,这个项目必须由她来谈。”

  啊我呸!

  老娘的姿色还用你来评判!

  宋阳墨撸毛儿似的轻抚着方言的背,把她心里窝的火驱逐殆尽。

  好一会儿,她又给方言递杯水“那这个项目怎么办?原来的团队还用么?”

  “当然用不了了!余主管说了,这次时间紧迫,需要除原来团队以外的了解项目且工作能力强的人去协助他。秘书室也是一员,而且至关重要。把其他活儿都先放放,加急整理容氏的资料和策划。”

  宋阳墨一把抽回撸毛儿的手,深刻体会到了方言的愤怒。

  加急就代表,加班啊加班~加班啊加班~

  果然是个害人害己的臭不要脸!

  方言在宋阳墨身上扫了一下,然后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在她腿上“你先看资料,里面有之前团队做出的策划和预算,不用改,对付那个脓包绰绰有余。了解的深刻一点。”然后她瞄到宋阳墨手边的咖啡杯,一把拿过来“我先去给经理倒咖啡。”

  忘掉一种痛就去体验另一种痛。

  宋阳墨显然不在意初次见面就丢人现眼的事情了,抱着一堆资料开启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加班。

  这一坐就坐到了晚上,容氏的项目并不复杂,只是各个方面都还在准备和谈判期,所以可变性太大,让她这个新手拿不准。

  宋阳墨列完最后一张预算表,起身大大伸了个懒腰。她走到窗前,月亮已经高高挂起,方言还坐在她旁边奋笔疾书,她就来这里看个风景偷个闲。

  窗外是一片圆形的人工湖,月光在水里映出一个清晰的倒影,偶有微风吹过,小小的月牙还波动几下。

  这里真的很美,有好的风景,充实的生活,还有像方言那么可爱的姑娘。

  还有……还有一个看起来生人勿近,但很宽容的老板。

  想到这里,她又联想到那杯糟心的咖啡。

  宋阳墨的眼睛眨了几下,突然看到一个身影,脸上无意间泛起的笑容被一阵惊愕代替。

  秘书室和总裁室是成九十度分布。两个透明的落地窗夹角相连,如果平常不拉窗帘,那么对方的房间都可以一览无遗。

  游澈站在窗前,他脱掉了西装的外套,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,端着一个透明的玻璃杯。

  他的身影隐在窗帘一侧,加上沙茶色的落地窗就很容易被人忽视。

  他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发呆的宋阳墨,她像个窥探月光的小公主。

  宋阳墨立马严肃站立,突然之间浑身的每一根汗毛都紧张了起来。

  他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?这种傻样子还能被他看见……

  宋阳墨眼神飘忽几下,随即对上游澈的眼睛。他还没移开,像是宋阳墨还没有发现他一样。

  尴尬的对视几秒,宋阳墨礼貌的一笑,转身逃亡似的走开。

  游澈又一次盯着她消失的背影,低头长呼一口气。有一会儿,他觉得很茫然。

  宋阳墨如坐针毡,游澈的眼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,平静的像一片大海,但海面下的汹涌呼之欲出。

  她觉得,他像是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。

  这不是作为上司的游澈,而是另一个她惊鸿一瞥却茫然不知的人。

  像个勾人的迷一样。

  神游片刻,宋阳墨打消了脑海里噪杂的猜想。毕竟女人就是奇怪,有时男人的一个眼神,都能让其毫无阻力的脑补三十八集电视剧。当然,脑补不是不分对象的,她觉得游澈不行,不然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,多尴尬!

  宋阳墨耐着性子将最后一点资料消化完,方言一直在旁边给她指导。按理说本应该是她做辅助,但今天好像颠倒了一下。方言像是把这沉甸甸的担子压在了她这个小麻雀身上,她本觉得奇怪,但想到今天方言被那厮气的上气不接下气,就做罢了。

  但谁知风云骤变,天下的所有事都是有因有果的。

  第二天下午,方言一本正经的走过来,伸手在宋阳墨肩上留下了一记“好兄弟”的一拍。

  “阳墨啊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委托你去做。”

  通常光荣的事情都没什么好果子,宋阳墨感觉到了。

  容清俊要和余杭郡面谈,却不愿意正儿八经的谈,打定了我就是来泡妞的旗号,把余杭郡约到了一个娱乐场所。美其名曰“谈项目。”

  可是他随便,凌川这方面却不能随便。如果项目到此为止,凌川会赔付上千万的违约金。所以余杭郡要做好两手准备,一手被调戏的准备,一手谈生意的准备。

  这个项目从容氏方面转换负责人开始还不到两天,突如起来的面谈让所有人有些接不住招,最后余杭郡打算带最熟悉项目的人赴这鸿门宴。自然,除去原来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之外,最熟悉的就是秘书室的人了。

  所以宋阳墨明白为什么方言把这担子压在自己身上了。

  “不行,方姐,我真不行!我从来没和别人谈过合同,而且那种地方那么乱。”

  “可是现在你最了解,你昨天都准备了!”

  “你没告诉我是让我去谈合同的,我以为我还是做幕后工作。”

  “行了,算姐姐求求你了,我再见到那个臭不要脸的我会疯的,我本来每天都够压抑的了,你要是再让我去还想不想再见到我了?”

  “可是我谈废了怎么办?”

  “不会的,容清俊压根儿就不想谈合同,不然他干嘛约到那种地方。你就防着他突然刁难一下就行了,到那儿好好看场戏,他怎么人身攻击你都别理他就行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别可是了,我给你涨工资,涨双倍!”

  “我是预培生,没工资啊……”

  “那我给你发工资,从明天开始你就是个领工资的上班族了,姑娘啊,为了美好生活奋斗吧!”

  初来乍到怎么奈何老油条,于是宋阳墨就拖着一身的无奈,跟着余杭郡来到了厦门最大的娱乐会所——活色。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
博评网